剛睡了一個小覺,起身上了廁所後回床翻滾,卻始終無法入眠。

上網隨意的瀏覽著網誌,無意間,竟看到一個研究所時期,曾為摯友的某女的網誌。

 

我們曾經是很好的捧友,但,因為一個男人,決裂。

 

那是一個研究所的學弟,我發誓,內心從沒對這位學弟有過任何男女間的情愫發生。

 

故事起源於一隻藍貓,研究所一年級的寒假,

基於本人的任性,與友人一同到士林買了一隻藍貓,

原以為小貓可以安安靜靜的在我的房間乖乖長大,沒想到帶回家的第一天,貓貓就瘋狂的亂叫。

 

後來,這隻小貓過了近兩年的「外交官」生活,四處流浪,身邊所有可以養貓的同學、捧友,

甚至是學弟妹,都成為我託孤的對象。

 

(此處先聲明,現在小貓已經找到好人家,受到很好的照顧,也不再四處流浪了.....)

 

這位導致我們友情決裂的學弟,就是我託孤的對象之一。

 

這位學弟的家鄉應該是南部之類的,總之,念研究所的時候,他自己在外頭租房,

也養了一隻貓,叫做「金急拉」(這是我現在臨時幫牠取的綽號)。

 

印象中,金急拉的尾巴總是黏著便便,因為牠是一隻長毛貓。

 

會知道這位學弟有養貓,是因為某女的關係。

 

記憶中,研究所二年級是我與某女友情最濃的時候。

一下時她主動與我友好,但一開始我並不是很想與她深交。

因為某女不論對捧友或男友,都很熱情。

時常緊緊的勾著我走路、說話,讓習慣與人保持距離的我感到很不自在。

 

過了一段時間的瞭解,我以為她與我同樣是對友情沒啥心機的人,便不再抗拒她的陪伴。

 

下一屆學弟妹的迎新宿營,我們都有參加。

在那短短兩天一夜的外宿裡,某女與學弟建立起滿不錯的友情。

那時的我,心中曾閃過一絲疑惑,覺得兩人之間似乎有些什麼。

但基於禮貌與尊重隱私,我選擇沈默,因為主動問這種事好像不是一個禮貌的行為。

 

後來,某女與學弟的「友情」持續進行,我也不疑有他,

只覺得兩人之間應該只是單純的友誼,就像我與某女一樣,很純粹的好友而已。

 

在某女的介紹下,我把小貓託付給學弟,我想,既然他們兩個是那麼好的捧友,那我也不用過份的客氣。

 

只不過,製造了學弟套房的髒亂,我想我偶爾幫忙打掃是應該的,

所以便向學弟要了套房的備份鑰匙。

(還有部分原因是這位學弟經常是早出晚歸,我很擔心自己的貓貓會被餓死或被便便淹沒~)

 

或許是這個舉動,讓某女開始有了防備心吧?

 

我忘了自己有沒有跟某女說,其實到學弟的套房打掃或看貓,

幾乎都跟學弟碰不上面。

 

老實說,因為我個人對養貓的男人「完全沒有興趣」!

加上這學弟總是給我有些陰沈的感覺,所以我大都是電話與學弟確認他不在套房時,

才會去打掃兼看貓。

 

託孤的故事持續著,因為研二忙著寫論文的關係,

我決定盡量讓小貓「賴在」學弟的租屋處,因為我實在沒有時間去幫小貓另覓新處所。

 

大概是這樣的關係,某女開始覺得我是故意想與該學弟有所聯繫吧?

到現在我都想不透,為什麼某女會一直覺得我喜歡那個學弟。

 

或許是基於疑心生暗鬼的道理,所以某女把我說並不喜歡那位學弟的這件事,

解讀為是要卸下她心防的一種手段。

(到這裡我真的忍不住想罵髒話:「X的!妳腦子真的有病!」)

 

我已經忘了事情爆發的確切時間點為何,只記得不知從何時開始,

某女對我的態度有些奇怪,有時說話會帶酸或帶刺,甚至有點慢慢疏遠我的感覺。

(因為過去的她對我總是很熱情,所以即使是很小的變化,我還是能察覺。)

 

我以為,當時的她只是因為跟正牌男友感情不很順利,所以才會對我態度有變。

那時我要忙論文,又要打掃兼顧貓(這是我自己造的孽,怨不得人..),

老實說,那時我甚至有些慶幸她的疏離。

 

直到某天,我如常到學弟的房間打掃兼看貓。

打掃完,我坐在書桌的位子上休息,無意間發現桌上有一本很可愛的手工月曆,

基於好奇,我把那本月曆拿來翻看。

 

沒想到,卻讓我發現了一個我至今都還不敢相信的天大秘密!

 

月曆一翻開,某女的超大相片映入眼簾,

此時,好奇心完全戰勝了我的理智,讓我不由自主的繼續往下看。

 

整本月曆都是某女純手工製作的,其中不時穿插一些表達親密感的相片。

細節我記不清楚了,大概就是某女與學弟一起出遊的照片,以及某女有些清涼的獨照。

 

七月的某個日子,某女的標記大意為,

「這天是我們初次相遇的日子,在茫茫人海中,我立刻就被你深情的眼神所吸引...」

 

我的天啊~被我解讀為「陰沈」的眼神,在某女的眼中原來是所謂的「深情」...

所以說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就是最好的佐證。

 

然後,其他一些如某女或學弟的生日,甚至是情人節、元旦等,

也紀錄了兩人共同度過的一些事情......

 

但,自以為被某女視為摯友的我,卻從不知道原來兩人一直有如此的互動。

 

請注意,某女一直有一個「正牌男友」,且我也認識那位男友。

 

看完那本月曆後,一切豁然開朗,

原來,就是因為這個在我生命中短暫擔任「類房東」角色的男人,我被我以為好友徹底的背叛了!

 

基於禮貌的拿鑰匙打掃與看貓,被解讀為是對學弟有好感。

因為課業忙碌而未能為貓貓另覓新處所,被視為是想「主憑貓貴」的賴著學弟不放。

表達自己是出於真心的不欣賞這位學弟,則被認定是一種情敵間的攻防。

 

說到這裡,我又忍不住想飆髒話~

「X的,妳以為我跟妳一樣滿腦子只有男女之事嗎?」

 

因為感情的潔癖,我實在無法接受自己有這樣一位有道德瑕疵的捧友,

後來我與某女坦承,我無意間看到了她送給學弟的月曆。

 

然後,一切就失控了,

某女開始以「被害者」的角色出現在我們共同的捧友團體中,

至於她到底說了些什麼,我到現在依舊不知道,反正後來我就莫名其妙的被逐出這團體。

(我想,部分也是由於我與這團體中某幾人共同討厭的另一位女性交情不錯的關係吧?)

 

從國中以來,在經歷幾次友情的創傷後,

我早已習慣封閉自己的內心,也不再輕易對捧友付出真感情。

但莫名其妙的被冠以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實在無法忍受。

 

終於在論文之事告一段落後,我傳了簡訊給某女,

問她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那時某女很生氣的回了我一些話,大致的意思是,

她要劈腿是她的自由,我憑什麼把她的這個「秘密」告訴別人?

 

哦!是啊!經過某女的提醒,

我記起來了,因為某日我與共同團體中的某位女性捧友在教室裡聊天,

該名捧友說感覺最近我與某女之間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事?

 

我回答的大意是:

嗯~我想大概是因為她喜歡某學弟,但我把貓寄養在學弟那邊,她好像誤會我喜歡那學弟,

所以才疏遠我吧?

 

然後,好巧~某女就站在教室外面,而且距離那麼遠都還能聽到我們說話,

於是,她便認定我這位好友背叛了她,把她的「秘密」說出去了!

(畢竟我都可以在幾年後的今天看到她的網誌,她會無意間聽到我們說話,也就不足為奇了。)

 

至此,我忍不住又要飆髒話,

「X的,妳敢做就不應該怕人家知道啊!」

還有,

「X的,我就跟妳說我有看到妳那本月曆啊~妳是有跟我說這是妳的秘密嗎?」

 

為什麼我要因為一個我根本就不喜歡的男人被冠上「橫刀奪愛搶捧友男人」的罪名?

然而,更重要的是,妳瞞著我這個被妳稱作「好友」的人,秘密的腳踏兩條船將近一年的時間,

試問,妳又何時將我視為妳的「好友」了?

 

妳在簡訊裡說:

「我要腳踏兩條船干妳屁事,妳憑什麼跟別人說?」

 

試問,如果這「腳踏兩條船」被視為理所當然且於理有據的事,妳又何必隱瞞我將近一年之久?

又何必怕我跟別人說?

 

更何況,這的確是妳自己一廂情願的猜想啊!

我曾試圖與妳溝通(在我與妳坦承我看了那本月曆之時),但妳有為此做過說明或解釋嗎?

 

不過,失去一個本來我心理上就不從屬的團體,或者一個嘴巴上稱我為好友的捧友,

並未對我造成太大的傷痛。

 

經濟學中的「沈沒成本」概念,不適用在友情之上。

雖然過去我對你們有所付出,但若你們要因此誤會或疏遠我,

我只能說,我們的感情不夠深,所以你們選擇相信一些「不存在的事實」。

 

既然如此,長痛不如短痛,何不趁此機會結束所有的牽連?

 

與某女友好的研究所捧友,並不知道這個部落格的存在,

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在這裡訴說我的想法。

 

對於某女,本來我決定隱忍,

但剛才無意間看到她的某篇文章後,整個火又冒上來,才決定寫這篇文發洩一下心中的憤怒。

 

以下是某女在某篇文章中所提及有關這段過往的部分文字.......

 

「所以我什麼事情都會跟我的朋友講.....叭拉叭拉叭拉叭拉」

根據這段話,可以推論出,某女自始至終都未曾真心的將我視為捧友,

因為她並沒有「什麼事情都跟我講」,

甚至,這些選擇不明究理往她那裡靠攏的人們,也不曾被某女視為朋友。

 

因為她紮紮實實的隱瞞了腳踏兩條船這件事,將近一年之久,

若不是我這個「朋友」把她的秘密說出去,或許這件事情,直到某女與學弟的感情結束之後,

也不會有任何研究所的同學知道。

 

現在我選擇不再與該團體的任何人有基於私誼的聯繫,

因為我知道,若與他們有所互動,就不可避免的會知道有關妳的事情。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再與妳有關。

 

從妳的文章裡,我知道妳已與研究所時期的正牌男友分開了,身邊也有了新的人。

妳的佔有慾及猜忌心似乎更重了,這是不好的習慣。

但,因為我們之間已無友誼存在,所以我也沒有任何理由要給妳忠告。

 

最後我想說的是.......「劈人者人恆劈之」,現在的妳終於知道被劈腿的感受了嗎?

 

不過,從文字上來看,

妳的男友似乎並沒有真正的劈腿,只不過是在FB上給予其他女性友人一些小關懷罷了。

這與妳之前在研究所的作為相比之下,僅是小巫見大巫。

 

秉持著「只准我負人,不准人負我」信念的妳,

我實在無法將「祝妳幸福」四字說出口,因為我知道除非上天被蒙蔽了雙眼,

或是妳上輩子真的做了很多好事,妳才有可能在感情上獲得真正的幸福!

 

因為妳人前裝無辜的行徑實在太令我作噁,我才氣惱的寫下這一篇,

但可以確定的是,關於妳的故事,這是第一篇,也是最後一篇!

 

對了,不是我想唸妳,妳經營網誌的時間比我久的多,

怎麼還不懂得寫文章不應該偷別人圖的道理啊?

實在太令人不齒了!

 

以上,牢騷完畢,小的告退!

026.gif

 

最後的點播時間,與本文無關,純粹個人愛聽~嘎嘎!

 

七先生與艾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ED
  • 氣死人.......... 氣消睡覺去
  • 呵呵~
    嘿啊!寫完之後我安心的入睡了~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1:08 回覆

  • marabu
  • 太精彩了…

    我身邊也有這種朋友,只是識人不清,當作那時卡到陰吧!!
    另外你那句「劈人者人恒劈之」說的太中肯了!!

  • 是啊~一切就當做卡到陰吧!@@

    劈人者人恆劈之.......因為我看過身邊太多案例啦~XX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1:08 回覆

  • *[ pea ]
  • 這... 就當作是2樓說的卡到陰吧 XD
    反正事情也過了,能認清一個不值得付出友誼的人也算幸運
    人生咩,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 (拍拍)

    不過這關係裡,小艾有沒有跟類房東自首妳誤翻人家的私人物品阿 XD
  • 是啊~
    就當作是卡到陰啦!(這句話在農曆七月聽來感覺好應景啊!XD)

    關於跟房東自首這件事,
    我有點忘記坦承的時間點了,不確定是在那之後沒多久還是畢業後的指導老師生日會上(因為那學弟後來入了我們師門~)。

    但我還記得的是學弟感到很驚訝,因為他以為以我們的交情,我應該老早就知道了........@@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1:06 回覆

  • sandrine1119
  • 很多人總是只准他負人,而不准人負他
    小艾的這位過往友人似乎就是這樣
    但~莫名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總是令人不悅~~~
    或許人與人之間總是這樣~
    在經過了某些事之後才會明白
    有些人原來不是想像中的抱著真心與自己交往
    而的確~長痛不如短痛
    既然無法繼續長久交往~那麼及早切斷或許比較不會那麼傷...
  • 真的!
    說實話~我覺得這種人好霸道,也很可怕!

    過去我選擇隱忍,但事實上被莫名其妙的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實在讓我難以釋懷~

    這次稍加瀏覽她的網誌後,才發現當初的我對她根本一點也不瞭解,
    如果早知道她的好捧友清一色都是男性的話,
    我應該就不會跟她做捧友了~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1:02 回覆

  • 好幫手
  • 瞎+1
    這種人就讓她閃邊涼快去吧= =+
  • 是啊!
    這篇寫完後就再也不要理會她的事了~嘎嘎!^O^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57 回覆

  • 夏琳
  • 太精采了,我也好想飆幾句粗話....
  • 快飆快飆~
    我想聽我想聽!XX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49 回覆

  • 泰瑞
  • 我感受到殺意了XD
  • 還好啦~
    我才不想髒了自己的手~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44 回覆

  • proync
  • 女人的心思果然複雜的很
    不過這樣的女生怎會有真正的朋友呢
    有點悲哀
  • 嗯!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她所謂的「好捧友」,竟然清一色都是男性捧友。
    我不知道一般的男人會怎麼想,但就我來看,這樣的女生問題滿大的~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42 回覆

  • mozaiyang
  • 黑默:他幹麼不直說
    這是我第一個反應
    好多事都這樣
    說開反而沒事~///~唉
  • 從文章看來~
    對某女而言,說開反而做不成捧友說~XD

    anyway,不跟這種人做捧友,人生輕鬆自在的多啦!^O^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41 回覆

  • 米菲
  • 不開心的事就忘了吧 > /// <
    即使說在多....對方依然認為錯的是別人
    有幸的是~~可以看清這位友人的為人 XD
  • 嘿啊~
    我是在內心打算這篇寫完後就let it go啦~XXXXD

    沒錯!
    看了她的網誌之後,我才發現她跟我所認識的大大不同,
    所以說早點認清未嘗不是件好事呴~^^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35 回覆

  • 百里幻雲
  • 好像在看連續劇
    艾小姐可以去寫小說了
    一定很吸引人

    話說我們公司有位女生的理論是
    現在的女生哪有人不劈腿
    還說幻雲落伍了

    每個人都有其處事態度的啦
  • 哈哈~應該沒有出版社願意幫我出版吧~XD
    只好自己寫寫網路小說過過乾癮囉!!!

    聽幻雲兄這麼說起來,怎麼有種世風日下的悲涼感啊!@@
    那我這種專情的也是落伍的ㄇ.....(泣)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32 回覆

  • 好吃懶做‧叫
  • 比小說的劇情還精彩,內容高潮迭起,感情這件事,
    本來就容不下一粒沙,何況是一個人,只是這位劈腿的女生,
    她種什麼因,必得什麼果﹗
  • ㄏ哈哈~
    其實只是一時氣結,忍不住才發了一篇文啦!@@

    是啊!從她的文章來看,我覺得她現在已經開始承受自己種下的惡果了!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23 回覆

  • 好吃懶做‧叫
  • 比小說的劇情還精彩,內容高潮迭起,感情這件事,
    本來就容不下一粒沙,何況是一個人,只是這位劈腿的女生,
    她種什麼因,必得什麼果﹗
  • 客倌~
    您方才被列為廣告訊息了說~
    還好我手腳快,趕緊把您解救出來~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22 回覆

  • leaf0216
  • 普爾北鼻(!_!
    這個蕭查某跟你老母同一個星座的嗎?
    好人還是很多的~
    像那樣的蕭查某~我們就等著看她上社會新聞吧~
  • 哇哈!
    不是啦~(但上昇星座或月亮星座什麼的搞不好是~XD)

    我其實沒那麼恨她啦~
    只是看到她那篇文章忍不住想發洩一下~嘎嘎~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21 回覆

  • 亞希斯.雷
  • 以前我也遇過這種女孩子~

    在他的觀念裡..就覺得喜歡一個人哪有什麼錯~
    為什麼大家都說她不對....
  • 唉~
    遇到這樣的人,真的只能算我衰啦~XD
    人說不見棺材不掉淚,或許哪天等她們碰到厲害的角色,就不敢再這樣為所欲為啦!@@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00:19 回覆

  • 小女王
  • 嘖嘖嘖嘖~
    只能說~劈腿者還要當朋友的人怎樣ㄚ??
    還真的蠻物以類聚的~ㄎㄎㄎ
  • 唉~人生就是這麼無奈.........
    物以類聚這句話我還滿同意的~
    因為降子就能解釋為什麼我和某女做不成捧友啦~XXX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10:55 回覆

  • 戴小樂
  • 這樣的人永遠不會承認自己的錯
    一切都是別人的錯
    悲哀啊
    小艾不要太在意,不值得啦
  • 是啊~
    我也覺得某女的想法就是這樣,不管怎樣都是別人的錯!

    現在已經放下了,因為看了她的網誌,我真的覺得她問題很大!XXX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6 17:36 回覆

  • gerggg2
  • 「我要腳踏兩條船干妳屁事,妳憑什麼跟別人說?」

    看到這邊我已經忍不住在大笑了........


  • 这~应该不是笑我吧?
    我到现在都还觉得这某女真的很莫名其妙..............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8/27 06:31 回覆

  • 阿諾
  • 唉 跟我在國外求學的期間
    也碰過類似的情形
    而且還是死黨的情誼...都還可以因為這種事傷到友誼
    可見女人之間的友誼一點都不穩固...
  • 是啊~
    只能說心機一多,就很難有單純的友誼了!

    只能說我倒楣啦~碰到這種眼裡只有愛情的人~唉唉唉!

    以後對於主動黏過來的人,還是小心為妙啊!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20:13 回覆

  • miao0511
  • 女生間的友誼真的很奇妙,很多時候還是暗藏心機的~只能自己自求多福囉
  • 是啊~
    這次的事情還真讓我長了不少見識呢~XD
    女生間的友誼,真的很奇妙而多心機啊!@@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20:10 回覆

  • gerggg2
  • 當然不是在笑艾小小!

    是在笑

    那女人的腦袋...可能從一開始的嬰兒時期就有問題

    應該不是一般人的構造
  • 是啊~
    我比較驚訝的是她怎麼會把這樣的事視為理所當然,但卻又怕公諸於世?
    然後自己劈腿劈得很自然,卻又在網誌裝可憐說她男友劈腿她很難過?

    真的是腦子有病.......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20:05 回覆

  • peton
  • 真的很氣喔~~~哈!
    感覺小艾你是一口氣把這些年積下來的鳥氣一次發洩光了
    這樣就好了~~反正怎樣的人都有
    別來招惹我們就好啦^^~~~

    話說這篇都沒圖耶~~氣到連圖都不想放了阿~~
  • 哈哈~還好啦~
    其實我用詞已經很客氣了~
    畢竟事情已經過了幾年,兩人的生活也不再有交集。
    只是看到有人的生活完全以愛情為中心,還是滿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

    這篇的確沒有放圖的心情ㄟ~呼呼~@@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19:55 回覆

  • smallshadow
  • 合不來的人的blog就別去了吧...
    看了有時真的會不酥湖捏~
  • 呵呵~
    是啊~以後不會再去她的格子了~
    因為我到現在還是不習慣人家放大特寫的照片在網路上ㄋㄟ~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19:39 回覆

  • pudding0702
  • 很多人的內心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小艾的這個故事其實在很多的朋友之間都上演過...

    友情.愛情常常都會因為一些事件而面臨決裂...但布丁覺得那都是人生的課題...

    重要的是能從中得到教訓囉....
  • 或許是我把友情看的太過單純了吧?
    總覺得做捧友不需要那麼多心思~XD

    我學到的教訓就是.........還是不要對友情抱太多的期望,也不要太投入~ㄎㄎ~^^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19:34 回覆

  • pudding520roll
  • 所以..我只能說為蝦咪我男生朋友比女生的多....
    我曾經不離不棄的把她當親姐妹一樣的6.7年朋友
    結果一樣很瞎的是...就因為我家裡一些事
    SO~暫時沒辦法陪她"逛街"居然傳簡訊給我"朋友都不用當了"....
    還是我最需要她來安慰的時候唷....
    看到這種情形我都傻眼了....
    如果是妳..她現在來跟妳道歉要原諒她嗎= =
  • 哇!妳捧友整個也太誇張了吧?
    完全就是以逛街為人生的重心嗎?@@

    像這種自私的人,真的不值得為他們浪費時間,
    畢竟生命中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們去完成啊!(我這句話有心海羅盤的FU~XD)

    如果她來跟我道歉,我應該還是會原諒的,
    只是,就做一般的捧友就好囉~
    我是不可能再為這種人付出什麼的~哈哈!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19:21 回覆

  • Dionisia
  • 跟10樓的黑默是同樣看法,坦白說開說不定就不會生出這麼多事端,
    但話又說回來,交朋友還要這樣耍心機就很沒意思了,多累啊,這樣的"友誼"倒不如不要~
  • 唉唉~我想以那位小姐的心眼,就算說開了也無濟於事吧~(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就是在說她這種人~XXD

    我也覺得這種捧友不要也罷,人生已經有夠多的事情要煩惱了,為了一個不重要的人,實在不值得啊!^^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0/09/02 17:30 回覆

  • 吃漢
  • 我覺得我真正會覺得是好朋友的時期都是比較年少時的朋友耶~

    像是國小高中之類的

    人愈來愈大就會想的比較多

    時常為了利益或是自我保護等種種因素

    會想的比較多 不易對人敞開心防

    更常出現的就是在學歷高的人身上

    我研究所也沒啥真正要好的朋友阿

    反而有些小時後的同學開個同學會之後常聯絡就變好朋友XD

    所以說~這都是小事~看開點^^
  • 的確,感覺年紀愈大就愈難交到知心的捧友,大多都是因為利益而結合~~(利益集團來著?)
    那些事情,的確已經過去了~
    不過再看到時心裡難免會起漣漪~
    但不論如何我都不可能會再跟這樣的人聯絡了~
    因為再交往下去可是會折壽的啊!!!XXXXXXXXXXD

    七先生與艾小姐 於 2011/03/13 0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