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愛的寶貝七先生

 

再見,不是永遠的離別。

而是約好了,在未來的某個時點,再次相見。

 

2013年8月3日,我摯愛的七先生,離開了。

今天,是他離開滿一個月的時間。

這是一篇無法一氣呵成的文章,

因為每打一個字,就等於提醒自己一次,我最愛的老七,是真的已經離開了。

 

今年5月初,我發現七先生後背脖子上頭有一小塊隆起物,

因為隆起物就長在疫苗注入的位置,

且當時距離他注射八合一與狂犬疫苗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所以我想,或許有可能是因為注射疫苗所引起的腫塊,

只要熱敷個幾天,應該就沒事了。

 

但幾天過後,腫塊並沒有減小的跡象。

於是我便帶著阿七前往這幾年來都在那裡就診與注射疫苗的醫院檢查,

醫生診斷的結論是可能為單純的血腫。

 

我問醫生:「該不會是腫瘤吧?」

醫生說,根據過去的經驗,狗狗這個部位不會長腫瘤,

就算有的話,也不會是惡性的,所以要我別擔心,

只要按時給他吃消腫藥,應該兩個星期左右就會消了。

 

 一個星期過去了,七先生的腫塊並未減小,反而有增大的跡象。

那時我很擔心,於是在該位醫生的建議下,

給阿七照了X光片,當時醫生判斷應是單純的肌肉增生。

 

再一個星期過去,七先生背部的腫塊還是沒有改善,

該位醫生又建議我可以給七先生做了基礎的抽血檢驗,

結果是各項指數一切正常,但我還是很擔心,

於是該醫生又建議,可以試著抽取七先生腫塊,

如果可以抽出血液的話,那應該就是血腫。

 後來我們又聽了醫生的建議給老七做了腫塊取樣,結果是有抽出血來。

「有沒有可能有血但也有腫瘤?」我問醫生。

「基本上不可能,狗狗的脖子不會長腫瘤,就算有也不會是惡性的。」醫生回答。

 

三個星期過去了,七先生背部的腫塊又更大了,讓我又更擔心了。

於是便在朋友的介紹下,帶著七先生轉向另一家知名動物醫院求診。

這家網路上與寵物界都有不少人推崇,甚至給予醫生獸醫界神醫的封號。

 

初診的當天,神醫給七先生做了詳細的觸診以及動作反射測試,

結論跟前一個醫生差不多,應該是血腫。

我問有沒有可能會是腫瘤,

神醫也說「之前沒有碰過狗狗在這個部位長腫瘤的案例,就算有,應該也不會是惡性的。」

我又問:「七先生這個腫塊長的位置跟他之前打預防針的位子差不多,有沒有可能是疫苗的關係?」

當時神醫回答:「應該不是,不過預防針我都是給狗狗打在腿部,打在脖子太危險了。」

 

從六月初到七月底之前的時間,我每十天就帶七先生去神醫那邊求診,

神醫那裡看診分成上午跟下午兩個時段,採現場掛號制,

兩個時段皆有限額,掛號時得先填寫門外的掛號單。

如果早上去了沒掛到,只能掛下午,若下午沒掛到,那就只能排隔天早上。

雖然很難排到診,但為了能讓七先生病癒,一切辛苦都值得。

 

在這一個多月的求診時間,七先生的腫塊不僅愈來愈大,

而且,就連脖子下方咽喉處,也開始出現有腫塊的跡象。

但每次回診,神醫總是說,這不會是腫瘤,要我們不用擔心。

從七月中開始,七先生的左前腳走起路來開始有些跛跛的,

 

最後一次去神醫那邊求診時,我跟神醫說,

七先生的左腳好像不大能走,是神經受到壓迫了嗎?

另外還有他脖子下方咽喉處也長了腫塊,會不會是腫瘤?

 

當時神醫給我的回答是,根據給七先生反射動作測試的結果,左前腳的確是有些受到壓迫,

至於咽喉處的腫塊,應該不會是腫瘤,所以照例給七先生打完兩針後,

醫生也說會調整給七先生的內服藥。

 

一直到了7/23下午,我發現七先生的左腳跛的很嚴重,走起來相當吃力。

當時我很慌,我想,事情好像沒有前兩個醫生說的那麼簡單。

於是我馬上打電話到另一家外科手術權威獸醫院,

一邊哭,一邊拜託他們盡快幫我安排七先生的門診時間。

接電話的大姊聽我哭到不能自己,便安排我們當天下午四點左右前往求診。

 

下午到了醫院,主治醫生同樣安排給七先生先做了X光片檢查,

經過連續三個月的治療,七先生對於醫院顯得很恐懼,

看他在X光檯上痛苦掙扎的模樣,我的心真的很痛。

 

不多久,X光片的結果出來了,主治醫師說,

「在短短三個月期間內就長到這麼大,那肯定是惡性腫瘤,而且,他的時間不多了,

你們可以從這麼X光片看出來,腫瘤已經嚴重壓迫他的頸椎,

加上咽喉處也有腫瘤,所以我想他應該很快就沒有辦法進食了,

甚至很有可能再過陣子,他會連呼吸都沒有辦法。」

 

「不可能,我不相信,之前的醫生都說狗狗這部位不會長腫瘤」我邊哭邊顫抖著。

「那怎麼辦?如果是腫瘤的話,可以切除嗎?或化療?」我又問。

 

「嗯~基本上已經長到這個大小,頂多只能或化療,或給予安寧治療,

因為腫瘤所在的位置有太多神經分佈,要切除是不可能的。」醫生說。

 

「拜託醫生,求求你救救他!」我只能不斷不斷拜託醫生。

 

後來醫院幫我們安排了病理切片手術,時間在兩天後(也就是7/25)的下午。

因為如果想給七先生進行比較積極性的治療,瞭解腫瘤型態是首要之務。

 

當天手術進行得很快,因為我一直在哭,

所以很多細節我都記不得了,只記得主治醫師在出了手術房後跟我說:

「剛剛我稍微看了初步的切片結果,我的感覺是,這個腫瘤『非常之惡性』。」

然後,我又再度陷入無止盡的哭泣當中。

 

主治醫生人很好,手術完之後便立刻把七先生的病理切片送交台大獸醫院,

但院方說,一般這樣的切片至少要4-6個工作天才能有結果。

從7/26開始起算,扣掉院方公休的週三,最快能拿到病理報告的時間,是8/1。

 

從七先生做完手術離開醫院後的這幾天,他的體力一日不如一日,

原本就因腫瘤而受到壓迫的咽喉,因手術的插管麻醉又更腫了。

這段期間我只能盡量用針筒餵七先生流質食物、自煮雞湯,以及水。

 

看著七先生虛弱痛苦的模樣,我很不爭氣的一直流淚,

雖然大家都勸我,不能流淚,因為狗狗會感受到主人的悲傷。

 

8/1,初步病理報告終於出來了。

原來一直長在七先生脖子上,後來還一路蔓延到咽喉的,

是一種相當可怕得惡性腫瘤 - 惡性骨肉瘤。

這樣的腫瘤通常好發在較老的大型犬或巨型犬上,

且一般大都發生在狗四肢的肘部下方或膝蓋附近,

而由於骨肉瘤是種具侵略性且高度轉移性的腫瘤,

因此需要侵略性的治療計畫。最常做的方式就是截肢。

但七先生的腫瘤長在頸部,如果想讓他活下來,唯一能嘗試的當然就是化療。

 

在得知腫瘤類型後,我們馬上安排七先生到前一家醫院推薦,

有專門治療腫瘤的獸醫駐診的寵物醫院進行評估。

 

送到醫院的那天,醫生給七先生做了體重測量,

一度曾壯碩到2.65公斤的七先生,此刻僅剩1.98公斤,

而且,其中有1/5-1/4,其實是來自腫瘤的重量。

 

那天為了評估七先生是否適合即刻進行化療,

我們請醫生幫我們給七先生做了血液檢查,結果是不適合。

因為七先生進水量少,抽血不易,所以醫生總共抽了兩次血,

在第二次抽血的過程中,七先生發出了一聲哀鳴,

我們都感覺的出來,那時的痛讓他痛徹心非。

為了減輕七先生的痛,我們請醫生幫他用上嗎啡貼片。

 

那天回到家,七先生的四肢當中只剩左後腳還有力氣,其他都是癱軟的。

而且此時的他又更不愛進食了,

他十分痛恨針筒,每當我要使用針筒餵食跟餵藥的時候,

他總是憤怒的咬住針筒,在8/2的晚上,他甚至因此咬傷了自己的舌頭。

 

「阿七,你要乖乖吃飯飯,喝藥藥,等你好一點了,麻麻帶你去環島~」

然後,我把整個環島計畫說給他聽,

從新北出發,一路經過哪些縣市,要去哪些景點,

這些景點有什麼好吃好玩的,我都一一細數給他聽。

 

「阿七,你還記得我們最愛去八里騎自行車嗎?」

是啊~我們七先生最愛跟麻麻騎自行車了,

我們總是從八里13行博物館出發,在八里老街稍事休息後,

再一路騎到關渡,越過關渡大橋,接著穿過淡水老街,

最後騎到漁人碼頭看風景,然後再從漁人碼頭搭藍色公路回到八里,

帶著疲憊的身體與富足的心靈回家。

 

「阿七,我們還有好多地方沒有去玩,麻麻說好要帶你去金針花田跑跑,

等你好了我們就去,好不好?」

 

自七先生進行病理切片手術後,我找個理由跟公司請了長假,

每天24小時當七先生的全日看護,雖然身體偶感疲憊,

但當心裡充滿希望,再多的疲累我都能承受。

 

只是當8/2七先生開始拒絕進食,且甚至為此咬破自己舌頭時,

我開始體認到,或許七先生真的覺得累了,想放手了。

 

8/3凌晨,我與七先生徹夜長談,

七先生無法說話,他只能用眨眼來與我溝通。

 

「老七,你很難過嗎?你是不是不想繼續這樣下去了?」

「老七,如果你走了,你會願意繼續來當麻麻的兒子嗎?」

「老七,你知道麻麻很愛你很愛你嗎?」

「老七,如果你願意繼續來當麻麻的小孩,那我們來做個約定喔!」

 

凌晨三點多,七先生突然發出了好幾聲哀鳴。

「老七你要上廁所嗎?」我慌張的帶他到廁所解尿。

七先生全身癱軟,身體沈到我幾乎雙手無法承受他的重量。

兩分鐘過後,我見七先生似乎沒有要解尿的意思,便抱起他決定將他帶回床上繼續休息。

就在我抱起他的當下,他突然用盡全力排出了尿。

 

自那次排尿後,他就再也不肯進食與喝水了。

我猜,他是真的想脫離這身臭皮囊了。

 

8/3,在姊姊與友人的陪同下,

我跟寵物醫院預約了寵物安樂的診,也預約好下午進行焚化的寵物安樂園。

 

準備離家前往動物醫院進行安樂的前一個小時,

七先生突然又哀鳴了好幾聲。

 

「阿七你是想要麻麻抱抱嗎?」

我將他擁入懷中,小心翼翼的,一邊輕哼著鳳飛飛阿姨的心肝寶貝,試圖安撫他的情緒。

別過頭,我怕自己的眼淚會滴在七先生的身上。

 

過了好一陣子,七先生又唉唉了幾聲。

 

「要給阿姨抱嗎?」

阿姐接過手,也是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就讓七先生的頸椎受更重的傷。

 

再不久,阿七又唉唉了,因為他還想跟另一個人抱別,

就是一直以來也把他疼入心的天使大人。

 

最後,在我們的陪同下,七先生在寵物醫院離開了,

看著他在我眼前失去意識、體溫漸失,那痛之錐心,

我到現在想起每每還是淚流滿面。

 

很多人都說,寵物會知道自己生命在何時走到盡頭,

曾因為抽不到血痛到哀鳴的七先生,在進行安樂那天,

很順利的就讓醫生給埋了軟針。

他離開後沒有排出任何排泄物,只留下一雙無比溫柔安詳的眼神。

彷彿要告訴我們,別為了送他走這個決定而感到自責。

 

這就是我的七先生,永遠這麼善體人意。

 

不想讓七先生待在冰冷冷的醫院鐵籠裡做安寧治療,

也不希望他的離開是因為飢餓或窒息而痛苦的死去,在我不經意的時候。

所以我選擇了給七先生進行安樂,

儘管內心還是有些疑惑,但我想,一直以來就很好面子也愛美的七先生。

應該會希望走的瀟灑漂亮。

 

焚化後的七先生,燒出了舍利子與舍利花,

我跟撿骨師父說,想帶七先生部分的骨灰在我身邊,

剩下的部分我想樹葬,因為我在七先生生前跟他做了約定。

 

師父為我撿出了七先生的牙齒與舍利子、舍利花。

「因為一般不建議骨灰分開,所以能分出來隨身帶著的只有這幾個部分。」

 

陪我度過人生中的最低潮,並帶給我無限快樂的七先生,

在8/3離開了,當時的他還不滿五歲半,正值壯年。

 

七先生完成了上天給他的功課,

老天派他來跟我們這些狗寶貝的主人說,

即使根據以往的醫療相關紀錄,狗狗在頸背長腫瘤,

且還是惡性骨肉瘤的機率趨近於零,

但無論如何,他就是發生了,而且還是發生在七先生這樣的小型犬身上。

儘管我對其與疫苗注射間的關連性仍有存疑,

但在目前沒有相關研究佐證的前提下,

我也只能藉此提醒寵物主人們,平常就應該好好注意寵物的身體與心理徵兆,

未來如果不幸和我一樣遇到類似情形,也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還要儘早多帶到幾家醫院進行診斷,否則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錯過治療的黃金時期。

 

關於七先生,我只想在格子裡保留他最帥氣可愛的一面。

七先生,麻麻跟你約好了,等你準備好了,也覺得麻麻已經準備好了,

一定要趕快再來跟麻麻再續前緣喔!!!

我愛你,老七,相信我們一定會有再見的一天。

 

老七已於今年(2014)7/20重新來到這個世上,

我很感謝老七願意回到我身邊,

與他再度相遇的過程很曲折玄妙,

我也寫了文章分享給大家,

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感受這份喜悅喔~

七先生,歡迎回家~

淺水灣-2

 

, , ,

七先生與艾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